温初安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连带着刚才因为盛靳年涌上来的哪一点伤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手指拨动:“可这些跟不许晚归不许谈恋爱喝酒又有什么关系?”

    袁竞炀帅气的收腿,双手抵住下巴一顺不顺的凝视温初安:“这些不过是为了让你安心工作的附加条件,怎么?做不到?”

    这些条件对于温初安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她不喝酒,以后只想一心一意的照顾宁宁更别说什么谈恋爱了。可是直觉而言,她总觉得袁竞炀附加的这些条件像是故意的。

    温初安捏着手中的劳动合同皱眉深思,不止如此,如果她接受这份工作还要搬进袁家,以袁家人警惕的性格肯定会调查她的过往,到时候不免会知道她曾经嫁给过盛靳年……

    可是一想到还在阁楼里的宁宁,温初安咬牙,将手中的手机递了过去。

    看到上面的信息,袁竞炀扬眉:“没问题,本少爷答应你,并且在你出院之前,本少爷的人会一直守在这里保证你的安全。”

    温初安收回手机,感谢的点头。

    好在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转眼间就过去了。

    vip病房里,温芷晴睁大的眼中浸满毒汁!泄愤似的将床上的枕头砸向桌面。

    吴景兰疼惜的赶紧过去抚慰:“晴晴,你现在的身体不能生气,你放心,就算有袁家人护着,但只要你在靳年面前装的柔弱一点,温初安也会乖乖的把肾交出来。”

    “妈!那个贱人今天就出院了!只要她出了这家医院,我在想要动手就没有机会了!”

    温芷晴愤恨的撕扯着被子,那个贱人!明明每次都差一点,可是为什么她就是那么好运!

    “妈,妈你帮帮我,我不能看着这么大好的机会溜走。”温芷晴一把抓住吴景兰的手腕祈求。

    一直以来都是吴景兰在背后为她出谋划策,她本能的信任她。

    “要是没有温初安的肾,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嫁给靳年的。”温芷晴攥紧她的手,神情满是疯狂的恨意:“杀了她!只要温初安死了,就没人可以阻止我了。”

    吴景兰心疼的抱着温芷晴,就因为自己生了个儿女,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却不敢出声!

    但还是有些犹豫:“可是,袁家的小少爷一直跟她在一起。”

    “我不管!要是这次放走了温初安,我会死的!”本来所有的一切都在计算中,可是谁能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袁竞炀!该死!凡是阻碍她的人都该死!

    “好,好,妈知道了,知道了,你先不要激动,妈去安排……”吴景兰安抚的拍着温芷晴的背,垂落的三角眼慢慢浮现金光。

    终于能摆脱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温初安心情说不出的激动,临走的时候她悄悄的上了一次阁楼。

    “宁宁乖,以后你就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了。”温初安吻着他的小脸蛋儿,沙哑的声音有些难听却格外的让人觉得温柔。

    轻手轻脚的把小家伙放到一个改良的婴儿安全篮里,温初安固定了里面的袋子,再蒙上一层透气黑帐,外表看上去像是一个大一点的行李袋,温初安再三保证里面小家伙安全又才不至于不舒适,才下楼。

    袁竞炀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远远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天价娇妻带球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麦芽囧只为原作者盛靳年温初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靳年温初安并收藏天价娇妻带球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