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容澉没想到这个神秘的地方还真的叫做桃源谷,这是宁十一从月儿那里听来的,月儿说的那些,除了私房话,其余的都原封不动的传到了墨容澉的耳朵里。

    月儿是不是被洗脑?这里的主人是善是恶?是做大事,还是耍阴谋?墨容澉现在还无法判断,他那日见过桃源谷主人后,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相识并非是认得那个人,而是一种他说不上来的熟悉感。

    那日他进去,和庞管事站在屋子中央,庞管事通报后,帘子后头久久没有声音,后来终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请坐。”

    他尚未觉得什么,庞管事却是吃惊不小的样子,能让庞管事这种四平八稳的人表情有波动,定是不寻常的事,他敏锐的意识到这个不寻常就是那句“请坐。”可见能被帘子后头的人以礼相待的并不多。是知道他的身份,还是别的原因?他不清楚。

    那人的话不多,寥寥几句,似乎带着某种玄机,就像一切都了于心,有一种掌控全局的自信,如果知道他是东越皇帝,还这么处世不惊,这个人要么视权贵为粪土,要么本身就是权贵。

    来的时侯,他们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谷中,离开的时侯,却是清醒的,甚至没有黑布蒙眼睛,庞管事亲自送他们出去。

    墨容澉有些意外,这么大的秘密暴露给他们,这是已经把他们当自己人看了么?

    马车走得很平稳,蹄声清脆响亮,似有余音,墨容澉挑起帘子往外看,庞管事眯着眼睛打盹,对他的举动并不在意。

    墨容澉看到马车走在一条狭窄的甬道里,离墙不到一人宽,几乎将整个甬道都塞满,隔很远才有一盏小小的油灯,不甚明亮,马拖着车走在两盏灯之间的黑暗里亦是不急不缓,可见这马车是走惯了的,早已经熟悉这里的路况。

    坐在另一边的宁十一也挑起帘子看,眉头一直皱着,不知看到了什么?

    墨容澉朝他打了个眼色,两人悄无声息换了位子,庞管事仍是闭目养神,但墨容澉猜测他们的一举一动,庞管事都知道,他没反应,是表示默许。

    马车的这边果然不一样,临着一条地下河,借着微微的光,能看到黑漆漆的水面偶尔有波光闪过。

    又过了一会,有水滴在车篷上,嘀嗒两声响,墨容澉想到外头看看情况,无奈路太窄,除了马车连一个人都容不下,他暗示宁十九去车顶,却听庞管事懒洋洋的说,“这里是溶洞,偶尔会有水滴下来。”

    墨容澉恍然大悟,他知道溶洞,是一种很奇特的自然景观。但溶洞一般出现在南方,北方极少,没想到这片冰天雪地下竟然藏着这样的奇观。

    甬道似乎看不到尽头,只有油灯一个又一个闪现在眼前,墨容澉有些奇怪,溶洞都是地形很奇特的洞穴,怎么这里却是一条笔直的道?转念一想,明白过来,这条甬道定是桃源谷主人特意让人修建的,为的就是出入方便。

    他留心观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家有王妃初长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麦芽囧只为原作者墨子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子白并收藏家有王妃初长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