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德,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

    这是此刻间桐脏砚心中唯一的想法。

    等等,今天劳资根本就没有出门来着。

    活了两百多年,很多事情早就已经看的很开,哪怕此刻有一名绝世美女在我自己的眼前脱光了衣服,自己仍旧是心如止水,这绝对不是无稽之谈。

    而是事实。

    即便如此,但是此刻自己仍旧是忍不住想要爆粗口。

    为了这一次的圣杯战争自己可以说是已经策划了许久。

    召唤出了两名从者。

    暗杀者哈桑以及三骑士职介之一的rider美杜莎。

    再加上有樱这样一个小圣杯的存在。

    这就相当于是自己这边有了三名从者级战力,再加上自己。

    自己虽然不可能是从者的对手,但若是手段尽出的话勉强也是能一些弱一点的从者过过招。

    这样算起来的话自己这边至少有三个半级别的从者战力。

    而圣杯战争总共才只有七名从者。

    自己这边就已经占据了半数以上,圣杯几乎已经可以说是囊中之物。

    是,圣杯确实是被污染了。

    但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被污染的圣杯也是能够达成人类的愿望,虽然和这个愿望可能是以极大恶意的方式来达成的。

    打个比方,你对着圣杯许愿说要世界和平。

    然后圣杯把全世界所有的人类全部杀死,虽然这种结果无法接受,世界确实是核平了。

    但如果许愿要成堆的黄金或者把为了避免以后只能吃茶泡饭而把之前消费氪金的钱全部都还回来的话,这种简单的愿望自然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影响。

    自己自然是不会去许这种小孩子才会许的愿望。

    人啊,越老越是怕死,长生才是自己的追求。

    哪怕圣杯最后用的是将整个世界其他人的寿命加持在自己的身上,这一类恶意满满的手段来达成,对于自己来说也没什么区别了。

    可是——

    王者般的开局,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吉尔伽美什那王八蛋直接杀上门来了。

    而且和自己在上一次圣杯战争中收集到的情报完全不一样,作为一名王者竟然用宝具把自己围的跟堡垒似的。

    能不能有点作为王的基本胸怀?

    你这样让其他的从者怎么打?

    还怎么去剁掉你的肘子?!

    若只是一个吉尔加美什的话那也没什么,打不过咱还是能逃跑的么。

    然后后面又来了一群看起来很恐怖的人。

    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逃跑,路上又遇到了狂战士拦路。

    整个世界都好似是在针对老夫一样。

    “爱因兹库伦家的小姑娘,老朽今天不想与你战斗,能不能让开一条路?”

    间桐脏砚看向面前的小女孩缓缓开口道。

    虽然对方看起来只是一个九岁左右的小女孩,真实年龄顶多也就十八九岁,年龄甚至连自己的零头都没有。

    但间桐脏砚却是丝毫不敢小觑对方。

    当年创造出圣杯战争这个仪式的御三家可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

    远坂家师承第二魔法使宝石翁,能够将魔力或者是魔术刻印在宝石上,战斗的时候只需要扔出宝石就可以了,宝石的品质越高所能刻印的魔术就越强。

    这等魔术,除了烧钱之外没有缺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砍死那群作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麦芽囧只为原作者不要尬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要尬舞并收藏砍死那群作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