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末路人皇,你要杀杀大概还能考虑。这种鼎盛开国之主,还是省省吧。”寒门道:“太一宗是根本不敢碰她一根毫毛的,这引发的因果足够太一宗彻底崩塌,崩得比大欢喜寺还要快。他们如果要刺杀,只会让没多少瓜葛的低级修士或者凡人武者动手,并且还只能暗示,绝对不能明着沾染,但凡沾染一点点,都要崩。”

    “那不还是有刺杀吗?”

    “是,我说这些是告诉你,不要怕乾元强者千里之外取她首级,她站在太一宗面前,太一宗都不敢碰她。至于别的刺杀……她还真不怕的。”

    “唔……”

    “不过巫神宗还是派了不少强大的女修,随身护着她。”寒门神色凝重:“但正因如此,我觉得是她已经开始抗拒不了巫神宗的表现,因为早期并没有,是最近才开始的。这种保护无异于一种监视,甚至可能是陷入傀儡的开端。”

    秦弈皱眉,之前担心的还是发生了。

    巫神宗的贴身保护,导致他们也不敢去见小无仙,否则太容易被发现。

    相信她对此有所安排,但怎么想都觉得这个实力悬殊太离谱了,她恐怕办不到,有可能一步一步陷入被巫神宗操纵的深渊。

    寒门道:“比如近日,就有两项举措,让人不太看得懂了。”

    “什么举措?”

    “第一项是在城北建立祭坛,现在祭坛还在建造中,暂且体现不出门道,但外观已经可以看出巫神宗那种部族巫法的影子了,很明显是为了巫神宗建造。当然,巫神宗替她出了不少力,仅仅设个祭坛之类的也算理所应当,就怕这祭坛有什么邪法,对京师民众不利,也怕这是全面成为傀儡的开端。”

    秦弈沉吟良久,问道:“第二项呢?”

    “第二项是她宣布要御驾亲征西北,此行并不合理,很多人在疑心是不是被巫神宗劫持的。”

    确实,如果说给巫神宗搞个祭坛还算可以理解的回报,那御驾亲征就太不合理了。

    在人间战局层面,如今已经是典型的十矿打一矿,想输都难。能影响到战局变化的唯有仙家胜负,这让巫神宗去搞就是了,自己跑出去干什么?

    呆在京师安全得多,离开京师大本营亲临前线,无异于给人送上了集火点,各种乱箭往你这儿射,到时候就是浪死于沙场,可不是太一宗杀你了……毫无必要的事情。

    正思忖间,酒肆来了客人。

    两个官员,踏入酒肆,随口招呼:“掌柜的,老四件。”

    “来啦。”寒门屁颠颠地去置酒菜。

    看得出是老顾客了,这种官员交谈本就是寒门获知信息的主要源头之一。

    秦弈李青君低头喝酒,也在默默听官员交谈,看有什么收获。

    结果第一句就让他们色变:“王上还是没听劝,今天说要誓师亲征了。”

    “国师也拦不住?”

    “没拦。我算看穿了,国师就是王上的舔狗……”

    “……王上雄才伟略,希望她另有盘算吧。”

    “希望如此……可她终究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啊……有少年人的跳脱心性岂不是很正常?”

    秦弈和李青君再也坐不住了,悄悄出了酒肆,直奔军营。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麦芽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