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个样子太危险了……”李青君有些艰涩地道:“难道她不怕刺杀的吗?巫神宗会替她尽心尽力地护好宫中?”

    “会这么问,说明你们对这种山河气运反噬的认知不是太直观,这么说吧……”寒门想了一阵,道:“如果把大欢喜寺的覆灭和这个联系起来,你们大概就直观一些。”

    秦弈怔了怔:“这也有关的吗?”

    “若是无关,为什么一个乾元级的宗门,会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毁于一旦?”寒门道:“你真的不觉得他们灭得太过容易了吗?”

    “容易是容易,这跟运气有关?”

    “不是运气,是气运,就是因为他们和大乾国运的沾染太深了,导致业力反噬。”寒门道:“约定比武的事情成千上万,大家都没出过事,为什么他们就会出事?起因是你莫名得罪了你和仙宫,导致郑云逸沾染,天机子下水,一件小事直接牵引到了灭门之祸的开端,这本就是因果牵连。”

    秦弈道:“这是跟我们万道仙宫的因果啊。”

    “面上是和你的仇恨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实际上就是气运败了,否则得罪了你就会死吗?甚至你自己本人都没想过要把他们连根拔起,对不对?他们也没想过啊。为什么他们这事就恰好涉了郑云逸,牵连天机子,然后还正好能合天机子证道之途,导致炸了?郑云逸去大乾干嘛的,本来与他们有关系吗?”

    “……”

    “气运之败本来就是这样的,又不是天降陨石砸死你这么明显,而是体现在各处细节。比如那场比武中,领队的判断出错,防备之心太轻了……在人们眼中会说这是他犯错,然而这么大的宗门真有气运的话,犯几次错又能如何呢?死几个人了不起了,可偏偏他们就一击即死……所有的事情看着都只是客观错失,是敌人算得好,但巧合太多,那就是命数了。”

    “呃……”

    “你看,主持的仲裁是明河,导致天枢神阙根本不主持公道。就连澄元和你们宫主的两败俱伤,只要别那么重,大欢喜寺最多也就是伤而不死,龟缩闭山就是了。可就真的到了伤重得只能跑的程度,仿佛天地都在跟他们作对。”寒门认真道:“这不是运气,是气运。”

    顿了一下,看两人神色好像不是太接受的样子,便叹了口气:“也许你们还是觉得虚飘牵强……反正我听说有些巫法,能提前具现这种因果业力,那种直接被陨石天降或者直接走火入魔的奇葩事还真能发生的,等你们见识就知道了。”

    秦弈被说得还真的越想越觉得那是气运败了。

    否则一个乾元级的宗门哪有那么容易说死就死,但凡所有链条里有一节不那么合,他们都不会死。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即使这些都是强行附会也好,只要修士们信,那就是真的,没有人想要沾染。某种程度上修士们要比凡人更迷信。

    连你行侠仗义该不该杀凡人,天枢神阙和蓬莱剑阁都犹豫,秦弈和李青君都因为这个和他们有过争议的。就连孟轻影那样的魔女,灭个小镇都没压力,可当初在这里打架时也不敢乱放aoe,就是怕京师繁华,牵涉人物也不一样,引发的反噬严重得多。

    杀普通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一国之运,人皇气象,是能随便动的吗?

    修士们并不是都没人想过操纵人间国度,天下英才尽入彀中。不值当而已,因为你都不知道哪一步沾染了不该沾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麦芽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